新太阳线上国际

阮福映的人物生平

  阮福映是阮福滦(阮福阔次子)与阮氏环的第三子。1765年,阮福阔逝世,遗命阮福滦继位。但权臣张福峦却篡改遗诏,让年幼的第十六子阮福淳继位。阮福映当时年仅四岁,同父亲阮福滦一起被幽禁在宫中。

  阮福淳年少贪玩,专权的张福峦又贪婪残暴,导致百姓的不满。1771年,阮岳、阮侣、阮惠三兄弟发动西山起义,得到了南河各地的响应。1774年,北河的郑主郑森见南河大乱,派大将黄五福南下讨伐,阮福映随定王阮福淳南逃至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带)。

  1777年,西山朝君主阮岳派遣阮惠、阮侣攻打嘉定,旧阮的新政王阮福旸与众多宗室大臣在隆胡营(今永隆省一带)被西山军俘虏杀害。与此同时,太上王阮福淳也在龙川(今安江省)被阮惠俘虏并杀害,旧阮政权灭亡。阮福映从龙川逃脱, 进入河仙镇的圣约瑟夫神学院中避难。当时神学院的院长是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的百多禄主教。 阮福映许诺在夺回政权之后将会给予基督教自由传播的权力,因此百多禄协助阮福映逃亡到了苴洲岛。 阮惠、阮侣在攻灭旧阮政权之后,留总督凋镇守嘉定,自己则率军回到归仁。在得知西山军主力撤离嘉定之后,阮福映率其支持者自苴洲岛回到龙川,起兵反抗西山朝。阮文仁、杨公澄将阮福映迎至沙沥(今同塔省沙沥市社)。旧阮残余势力纷纷举兵响应,杜清仁、黎文匀、阮文弘、宋福匡、宋福梁等将驱逐了总督凋,夺回了嘉定城,旧阮势力得以复辟。阮福映被众将推举为“大元帅摄国政”。

  阮岳派军队前来攻打,被杜清仁率东山军击退。阮福映趁机派遣黎文匀发起反攻,夺取了平顺、延庆两府。在内政方面,阮福映重新设置了阮主时代的府僚,并制定税例抽税养兵,制造战船积极备战。在百多禄的帮助下,旧阮制造了大量新式武器,包括了新式武器手榴弹。百多禄还从葡萄牙购买了三艘西式军舰,聘请法国探险家幔槐(Manuel)为船长。旧阮势力再次强大,嘉定城附近的藩安、边和、定祥、永清、河仙等镇都被旧阮收复,西山军屡次征讨都未能成功。日趋强大的旧阮甚至介入真腊(今柬埔寨)的内战。1779年,亲暹罗的安农二世(匿螉嫩)登上了真腊王位。阮福映派杜清仁、胡文璘前去征讨,杀死安农,拥立亲越南的安英(匿螉印)登位,并留胡文璘守线年正月,阮福映正式称王,人称“阮王”(Nguyn Vng),并使用后黎朝的景兴年号,恢复使用广南阮主的“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次年,因杜清仁功高震主,阮福映命宋福添将其杀死,其下属的东山军纷纷背叛,旧阮陷入混乱之中。暹罗国王郑信得知之后,趁机派遣通銮·却克里(即后来的拉玛一世)、素拉·辛哈那二兄弟攻打真腊,阮福映遣阮有瑞前去支援。由于当时郑信猜忌通銮,将通銮二兄弟的家小监禁。通銮二人得知后,便与阮文瑞达成和解,相约为兄弟。恰巧此时暹罗发生兵变,通銮·却克里率军回国平乱,并成为了新的暹罗国王,即拉玛一世。旧阮因而巩固了其在线年三月,阮岳在归仁得知旧阮内乱,与阮惠亲率水步兵三千、战船若干南下攻打嘉定。旧阮军与西山军在嘉定附近的七岐江交战。虽然旧阮军有三艘军舰的参战,但西山军的水军趁顺风到来之际猛冲旧阮水军。由于指挥上的失误,旧阮军队大败,幔槐阵亡,并损失了一艘军舰。这场战役中旧阮军队遭到毁灭性打击,阮福映被迫弃嘉定城,逃往富国岛。西山军攻取嘉定,留杜闲蛰守城,阮岳、阮惠率主力部队回到归仁。 再失王位

  阮福映败逃富国岛,但其支持者依然抗击西山朝。就在阮岳、阮惠班师回朝之后,同年十月,富安府的朱文接率军起兵,阮福映的弟弟阮福旻也举兵响应。 朱文接收复了嘉定,迎阮福映回城。但次年二月,西山朝又派阮惠、阮侣前来攻打。西山军在四岐江旁背水一战,旧阮大败,阮福旻阵亡, 重要将领杨公澄、阮黄德被俘。 阮福映不得已,再次逃往富国岛。这次阮惠希望一举歼灭阮福映势力,于是在休整兵马之后,于六月攻打富国岛。阮福映不敌,败走昆仑岛,阮惠再攻昆仑岛。由于西山军许多战船遭遇风暴而倾覆,阮惠被迫罢兵,阮福映经古骨屿逃回富国岛。

  身处富国岛的阮福映残部没有粮草,只能采草芋充饥。当时百多禄正在暹罗的尖竹汶传教,阮福映派人前去商议,决定派遣范文仁、阮文廉护送嫡长子阮福景,随百多禄前往法国求救。但因风不顺,百多禄一行始终未能出发。另一方面,阮福映派朱文接前往暹罗求救。1783年底,朱文接到达暹罗首都曼谷,觐见了暹罗国王拉玛一世。拉玛一世派大将知蚩多率水军前去接应阮福映。暹罗水军于次年二月到达河仙镇,与阮福映商讨共抗西山朝的事宜。阮福映随暹罗军队来到曼谷,在那里招募逃往到暹罗的旧部,伺机返回越南。拉玛一世以非常隆重的礼节欢迎阮福映,并答应将出兵助其归国。

  1784年,阮福映率旧部朱文接、阮文诚、鄚子泩、阮文威等攻打嘉定。暹罗国王拉玛一世派出大将昭法·恭銮·特帕里拉、丕耶·威切那隆率士兵二万、战船三百艘,协助旧阮攻打嘉定之地;同时又令真腊总督昭丕耶·阿拜布别率兵五千支援。暹罗军势如劈竹,连破沥架(今坚江省迪石市)、巴色(今朔庄省朔庄市)、茶温(今永隆省茶温区)、斌澈(在今永隆省)、沙沥(今同塔省沙沥市社)等地。黎文匀据茶槟(今前江省)响应阮福映。旧阮方面的统帅朱文接在攻打斌澈的时候阵亡,阮福映任命黎文匀接替其统帅之职。西山军守将张文多不敌,被迫撤离了嘉定, 派邓文真向归仁求救。阮岳得悉后,便派阮惠前去防御,驻军于是美荻。

  暹罗军队在嘉定一带烧杀抢劫,掠夺了大量金银财宝和奴隶送回暹罗。 特帕里拉对阮福映表现得非常轻慢。阮福映也看到了暹罗出兵相助事实上是想乘机占领嘉定之地,对此非常失望,认为暹罗必败,事先派遣鄚子泩来到镇江(今芹苴市、后江省一带)组织战船,为自己留下后路。

  阮惠派兵数次攻打暹罗水寨,然后撤退。此后,又遣人赠送给特帕里拉丰厚的礼物,请求不要干涉西山朝与旧阮的内战。特帕里拉高兴地收下了礼物,这使暹罗更加轻敌,也造成了暹罗与旧阮双方互相猜疑。 阮惠便使用诱敌深入之计,在沥涔、□蔑一带设伏引诱暹罗、旧阮联军到来,大破之。昭法·恭銮·特帕里拉率领暹罗军队夺路而逃,在昭丕耶·阿拜布别的接应下经真腊逃回暹罗,全军只有两千至三千人幸存。 旧阮军队几乎全军覆没,阮文威阵亡,阮福映仅率亲信数人逃到镇江,由鄚子泩接应逃入暹罗, 并遣人将王太妃阮氏环等家眷接至暹罗。阮惠则率军回到归仁,留邓文真守嘉定之地。后来嘉定成为西山朝东定王阮侣的封地。

  阮福映逃至曼谷之后,仍有不少旧阮的支持者抗拒西山朝,但皆不是西山朝对手。后来旧阮将领阮黄德、黎文匀等人得知阮福映出奔暹罗之事,陆续前去投奔。拉玛一世将这些越南人安置在曼谷城外的平原,令其自成一个村落。阮福映及其部众在这个村落里耕种,仍怀有东山再起之志。

  拉玛一世把阮福映安置在曼谷郊外是因为看到阮福映尚有一定实力,本意是希望借助阮福映的力量为己所用。而阮福映对此也心知肚明,因此积极参与暹罗的军事行动。阮福映在缅甸-暹罗战争中,派遣黎文匀、阮文诚等人参战;此后又帮助暹罗击退马来海盗的骚扰。 旧阮遗臣在对缅甸的战斗中作战英勇,拉玛一世大喜,厚赏他们。阮福映便利用这些资金建造战船,准备伺机复国。 另一方面,阮福映迫切地需要得到法国的支持。在阮福映的一再敦促下,百多禄于1785年携其长子阮福景出发,并带有阮福映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书信。 同时被带去的还有阮福映的玉玺,这表明百多禄被阮福映委任为全权使者。

  1785年2月,百多禄一行到达法属印度的首府本地治里。但百多禄随即发现法国对越南并不感兴趣,因此派人向葡属澳门的议院求助。1786年,葡萄牙使者来到曼谷,与阮福映签订了同盟条约,答应为阮福映提供了56艘西洋军舰。翌年,葡萄牙人安尊磊(António)自葡属印度的首府果阿来到曼谷,为阮福映带来了西式士兵和军舰。拉玛一世得知此事后非常不满,阮福映为了不使拉玛一世猜疑,被迫谢绝了葡萄牙人的援助。

  1786年6月,百多禄一行从本地治里出发前往法国。1787年2月,百多禄一行到达巴黎,并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海军大臣德·卡斯垂、外交大臣莫穆林会面。11月21日,双方签订《法越凡尔赛条约》。法国承诺派遣四艘军舰、1900名士兵前去支援阮福映;阮福映则愿意割让沱灢(今岘港)、昆仑岛给法国,并给予法国人贸易特权。 同年12月,百多禄一行乘坐Dryade号军舰离开法国,前往本地治里,准备借道归国。但行至本地治里的时候,却得知法国本土发生了极为严重的财政危机,政府濒临破产。法属印度总督康韦伯爵以此为由拒绝给予援助。百多禄便通过自己的关系,招募了一些法国军官并购买一些法国武器、弹药和军舰。

  与此同时,越南的旧阮支持者寄信给阮福映,告知了西山朝发生了内乱、阮惠与阮岳之间发生了军事冲突之事。同时,阮福映也得知镇守嘉定之地的都督邓文真已率主力部队前往归仁的消息。1787年七月,阮福映留下书信辞别了拉玛一世,率部悄悄离开曼谷。 阮福映至富国岛,被流亡越南的天地会首领何喜文迎至龙川(今安江省)。西山朝将领阮文张率军三千、战船十五艘前来投奔,阮文仁等人也率旧部响应。镇守嘉定的东定王阮侣大为恐惧,留太保范文参守嘉定,自己则退往镇边(今同奈、平福、巴地头顿省一带)。阮福映伪造了一封阮岳写给阮侣的书信,声称范文参是内应,并故意将书信投递至范文参处。范文参率军以白旗先行,前往镇边,欲面白其冤。但阮侣见到白旗以后,误以为范文参已投降,惊恐之下弃城逃往归仁。范文参退守嘉定,阮福映围攻,一度不能破城并损失甚重;后来武性率部前来投奔,阮福映势力才得以恢复。1788年七月,阮福映破范文参部,重新占领嘉定;翌年包围范文参部于巴忒,迫其投降。至此阮福映重新在嘉定站稳了脚跟。 阮福映在夺取嘉定之后,派阮文闲出使暹罗告捷,同时对暹罗此前的帮助表示感谢。 阮福映在嘉定整顿内政,禁止赌博和巫术,同时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整顿税收和农耕。阮福映推行“寓兵于农”的政策,任命郑怀德、黎光定、吴从周、黄明庆等十二人为田畯官,劝课农桑、开垦荒地,征不愿务农者为兵。此外阮福映积极发展对外贸易,购买国外的金属以制造兵器;同时酌情降低关税,使得不少外国商船愿意来到嘉定经商。经过了一年多的休养生息,旧阮的势力逐渐强大。

  1789年7月14日,百多禄与阮福景乘坐法国军舰Méduse号,携带法式返回嘉定。随行的还有法国海军军官让-巴蒂斯特·沙依诺、戴福桑、让-马里·达约等人。阮福映任命这些人为军官,大规模铸造西式兵器、军舰,旧阮的实力又一次得到壮大。根据西方史料的记载,法国Dryade号军官奥利维耶·德·皮曼纽尔叛逃到旧阮,为阮福映训练步兵和炮兵,将西方先进的步兵思想带到越南; 而原为法国海军军官的达约、沙依诺则负责训练海军。至1790年,旧阮的陆军中已有五万名穿英国式制服、行欧洲式军礼、装备有西式先进武器并掌握西式战争技术的越南士兵; 到了1792年时,旧阮海军已拥有两艘欧式军舰和十五艘护卫舰。至此,旧阮无论陆军还是海军的实力都已经比西山军强大,拥有绝对的优势。

  阮福映不仅从欧洲引进了先进武器和训练方式,还按照西方的方法建造军事堡垒。1790年,德·皮曼纽尔与西奥多·勒布朗在嘉定建立了第一个西式城堡八卦城(又称嘉定城堡)。 1790年四月,在发展有一定实力之后,阮福映派遣掌前军黎文匀军五千人攻打平顺府。旧阮军队以武性、阮文诚为先锋,轻而易举地攻克了平顺。但是由于黎文匀与武性的不和,西山军趁机反攻,夺回了平顺府,黎文匀被围困在潘里。阮文诚率军援救才击退了西山军,黎文匀因此服毒自杀。

  对于日渐强大的旧阮,归仁朝廷的阮岳联合华南海盗,组织了一支舰队,停泊于施耐港,准备伺机南下征讨。阮福映得知后决定先发制人。1792年三月,趁著季风到来之际,阮福映派阮文张、阮文诚、达约、瓦尼埃率水军从芹蒢海口(今芹苴市)出发,突袭并焚毁了西山朝归仁朝廷辖下施耐海口的水寨,全身而退。这场战斗中,由于西山军的战船壅塞于港口,遭到旧阮毁灭性打击,整支舰队只有9艘战船幸存。 身处凤凰中都(位于今乂安省境内)的阮惠已得重病,得知阮福映势力日渐强大后病情恶化,不久逝世,其年仅十岁的长子阮光缵继位。

  从1792年起至1799年期间,西山朝和旧阮的海军经常利用季风的改向而对对方的领地发动进攻。旧阮海军往往在夏季刮西南风的时候对西山朝发起进攻;而冬季到来之时,西山朝海军便利用东北风到来之际进攻旧阮。 由于当时的西山朝政治混乱民不聊生,故而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西山朝辖下的百姓都盼望着东南季风的到来。

  1793年三月,阮福映册立长子阮福景为东宫,封元帅之职, 镇守嘉定。遣尊室会、阮黄德、阮文诚率步兵北伐,攻取了平顺府。阮福映则与阮文张、武性率水军攻打沿海一带。五月,阮福映的水军先后攻取了延庆、平康、富安三府。旧阮在延庆府建立西式城堡延庆城,以之为重镇。随后旧阮的水陆两军会合,夹攻归仁。阮福映率水军来到施耐海口,西山朝归仁朝廷的皇太子阮文宝领兵迎战,遭到旧阮的夹击大败。

  归仁朝廷君主阮岳向富春朝廷求救,阮光缵遣范公兴、阮文训、黎忠、吴文楚等人率17000名步兵和80名象兵、邓文线余艘战船前去救援。阮福映不敌,经延庆回到嘉定,留阮文诚守延庆府、阮黄德守平顺府。鉴于延庆的地势重要,十一月又遣百多禄、范文仁、宋福溪,随阮福景前去镇守延庆城堡。

  与此同时,西山朝富春朝廷兼并了归仁朝廷的领地,将阮文宝降为孝公,西山朝自此在军事上开始转入攻势。1794年三月,西山朝派遣阮文兴攻打富安府、陈光耀攻打延庆府。阮福景、百多禄等人据守延庆城堡,抵抗在数量上具有相当大优势的西山军,并向嘉定求援。阮福映率大军救援,击退了西山军。阮福映将阮福景等人调回嘉定,换武性镇守延庆。翌年,武性再次成功抵挡了西山军的进攻。

  1795年,西山朝发生内乱,裴得宣、吴文楚等重臣被杀,陈光耀被罢去兵权。西山朝的将领互相猜忌残杀,导致西山朝的实力被大大削弱。阮福映趁机发展兵备,并于1797年亲征归仁。 途中突然临时改变了策略,攻打沱灢(今岘港)。华南海盗首领陈添保派属下阮文伍截击,旧阮军队在激战之后被迫撤退。 这次行动并不成功,因此阮福映在翌年派阮文瑞出使暹罗,请求暹罗出兵骚扰顺化、乂安边境一带;另一方面派吴仁静出使清朝,希望牵制西山朝。 而华南海盗则受西山朝的雇佣,骚扰旧阮辖下的沿岸,1797年七月,陈添保曾率海盗大举入侵平康、延庆等府的沿海港口;但翌年遭到旧阮的击败,被迫离开这些地方。

  1798年,久已不满的孝公阮文宝据归仁城叛乱,遣使通好于旧阮。阮福映派阮文诚前去接应,但兵未至阮文宝便被西山朝擒杀。这场叛乱发生之后,多疑的阮光缵听信谗言,杀死了黎忠、阮文训等人,导致了黎质等人的背叛,西山朝文臣武将也都离心离德。见此机会,阮福映于次年大举北伐。西山朝派陈光耀和武文勇率陆军支援,水军则由被封为统兵的华南海盗首领樊文才率领。武文勇部在石津与旧阮的阮文诚部相遇,安营对峙;夜间恰巧有一只麋鹿西山军兵营前经过,有士兵惊呼,西山军以讹传讹,误以为旧阮的同狔兵偷袭,不战而溃。旧阮将领宋福梁击败了华南海盗,并与阮福映大军合兵,合力将沿海的华南海盗巢穴逐一捣毁。归仁城自此成为一座孤城,守将黎文清被迫献城投降。阮福映将归仁城改名为平定城,留武性、吴从周守城。

  1800年正月,西山朝派遣陈光耀、武文勇再度南下,试图夺回平定城。华南海盗为西山军提供了一百余艘战船。由于双方兵力悬殊,西山朝大军包围平定城,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欲迫使武性投降。阮福映亲自率领八万水军,分乘1200艘战船(包括4艘欧式军舰、40艘大型战船和300多艘大划艇)北上救援。阮福映派武彝巍、黎文悦击退了驻守施耐海口的西山军武文勇部,又遣阮文张粉碎了华南海盗劫夺后勤物资的图谋,乘胜攻取了广南、广义两府。阮文瑞、刘福祥联合暹罗,率万象之兵攻打乂安府。北河的豪强纷纷举兵支持旧阮。但是,旧阮军队始终无法冲破西山军对归仁的包围圈,因此阮福映令武性弃城逃出。武性拒绝了,并建议阮福映攻打西山朝首都富春(今顺化)。阮福映最终接受了武性的建议。

  1801年五月,阮福映兵至思容海口,击败阮文治所率的西山军。旧阮乘胜追击,直入渜海口(今顺安海口)。阮光缵亲率西山军抵抗, 根据参战的让-巴蒂斯特·沙依诺描述,这是旧阮与西山朝之间爆发的最为惨烈的一战,战场上尸横遍野。西山军大败溃散,支持西山朝的华南海盗也遭到旧阮军队的沉重打击,重要海盗首领东海王莫观扶以及统兵梁文庚、樊文才被旧阮俘虏。 阮光缵率太宰阮光绍、元帅阮光卿、大司马阮文赐等人,经洞海垒渡过江(今争江),逃往北河,印章玺绶全被旧阮军缴获。

  1801年五月初三,阮福映进入富春城,张榜安民。随后派阮文张、黎质率水步两军追击阮光缵,未能追及。阮光缵逃到北河,被阮光垂迎至升龙(今河内市),改元宝兴。而陈光耀、武文勇得知富春被攻陷后,欲回军救援,但被黎文悦部扼守道路,于是奋力攻破了平定城,武性、吴从周自杀。陈光耀、武文勇以平定城为据点,攻打周边的旧阮城镇,皆无功。

  1802年正月,阮光缵在北河站稳脚跟之后,纠集北河的西山军,决定同旧阮发动最后一搏。与此同时,华南海盗首领郑七原已离开越南回到广东,在陈添保的劝说之下,率属下分乘200艘战船前往北河,表示效忠于西山朝。郑七抵达升龙后,被阮光缵封为大司马。但旋即陈添保认定西山朝败局已定,弃官逃往中国,向清廷投降。得到郑七的支持之后,阮光缵随即亲率大军三万南下,来到江,派郑七守日丽海口(日丽江入海口)。旧阮将领阮文张、邓陈常不敌,退往洞海(今广平省同海市)。阮福映闻报,亲自率大军北上,遣范文仁、邓陈常守陆路,阮文张守水路。阮光缵派阮光垂围攻镇宁垒(又名洞海垒、日丽垒,位于今广平省),久攻不克;阮文张则在此期间突袭日丽海口,大破郑七率领的华南海盗。 围攻镇宁垒的西山军惊恐之下溃散,阮光缵逃回升龙。身处平定城的陈光耀、武文勇,得知阮光缵战败后,率军弃城北上欲与之会合,但途中被旧阮击败并俘虏。 1802年五月,阮福映改富春为顺化,定为都城,登基称帝。阮福映宣布停止使用的后黎朝的年号景兴;从“嘉定”、“升隆”(升龙)中各取一字,改用新年号“嘉隆”,象征越南的南北统一。 势力日薄西山的阮光缵还希望借助清朝的力量对抗旧阮,派遣阮登为使者,前往清朝求援。阮福映则于此时派遣郑怀德、吴仁静出使清朝,献上缴获的西山朝印绶,并将被俘虏的海盗首领莫观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移交清廷。两广总督吉庆审问了三人,得知西山朝一直支持华南海盗的事实,将此呈报清廷。嘉庆帝闻报后勃然大怒,下令驱逐西山朝使者, 并命令吉庆将莫观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按大逆罪凌迟处死。

  随后阮福映亲率大军北伐,清化督镇阮光盘献城投降。阮朝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北推进,并迅速攻占升龙。阮光缵率宗室大臣逃跑,在凤眼县被农民俘虏,送至升龙。 阮福映下令免除北河百姓一年的税收。阮福映任命阮文诚为北城总镇,管理当地事务;又在北城设置户曹、兵曹、刑曹职务,分别由阮文谦、邓陈常、范文登担任。阮福映还册封了后黎朝与郑主的子孙,以安抚他们的支持者。

  七月,阮福映率军回到顺化,押解西山朝君臣至顺化太庙行献俘之礼。阮光缵及西山朝宗室阮光维、阮光绍、阮光盘、阮文治、阮清、阮昕、阮勇等凌迟处死之后五象分尸;武将武文勇、陈光耀等枭首示众; 文臣吴时任、潘辉益等则被押往北城河内,在河内文庙前施以鞭刑,然后释放。阮福映又声称“朕闻为九世而报仇”,下令将阮岳与阮惠的尸体从坟墓中掘出,捣弃其骸骨;并将阮岳、阮惠、裴氏雁、阮光缵的头骨处以“永禁监狱室”的处罚。 根据史料记载,阮福映在晚年性格多疑,常对大臣起猜忌之心。而一些朝中大臣之间有互有嫌隙,因此邓陈常、阮文诚等一些功臣遭到杀害。

  邓陈常在阮福映还在嘉定期间便前去投奔,随其颠沛流离,后因战功逐渐升迁,任北城兵曹,后又任兵部尚书。兵部尚书任内,因将郑主部将黄五福列为福神被人告发而失势。黎质与其有仇,1813年,趁机告发其在北城兵曹任内的不法之事,阮福映下令将邓陈常罢官下狱。邓陈常甚为不满,在狱中作《韩王孙赋》一首,自比为汉朝的韩信。阮福映大怒,欲杀邓陈常,皇子阮福胆力救不能免。阮福映令邓陈常自杀,但邓陈常不从,遂被绞死。

  阮文诚也是阮福映的旧臣,此人文武双全,在征讨西山朝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阮朝建立后担任北城总镇,之后回京任中军之职,《嘉隆律书》也是此人主持编纂的。但他与另一重臣黎文悦有仇,阮文诚曾派人暗杀黎文悦,但未成功。1817年,阮文诚之子阮文诠写了一首颇为自大的诗,黎文悦便告发阮文诠有谋反之心。于是阮文诚被逮捕入狱。阮福映命黎文悦审问阮文诠,黎文悦强迫阮文诠认罪。于是阮福映迫使阮文诚饮毒药自尽,其子阮文诠处斩。 1801年阮福景逝世后,虽然按照惯例应该由阮福景的长子阮福美堂担任皇嗣孙,但由于阮福景一系有强烈地亲西方和基督教倾向,且阮福美堂尚未成年,故而阮福映迟迟不立继承人。1815年,阮福映立推崇儒家思想的庶子阮福胆为皇太子,将阮福景一系的子孙排除在了皇位继承权之外。

  虽然阮福映在夺取皇位的过程中受到西洋人的帮助,但他认为西洋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西洋人存在有相当大的戒心。然而他也看到了阮福胆的内心具有强烈地排外和反基督教倾向,故而告诫阮福胆,要求他要尊重欧洲人特别是法国人,但不要给予他们任何优待,更不能把土地割给法国。

  阮福映死后庙号世祖(Th T),谥号开天弘道立纪垂统神文圣武俊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其遗体被合葬于其原配宋氏兰之陵寝,葬于宋氏兰坟丘的左侧,两陵寝统称千寿陵(嘉隆陵)。

上一篇:阅读下面的《论语》和《孟子》选段回答问题。①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

下一篇:没有了